主页 > F生活播 >认识随机杀人者的变态基因 >

认识随机杀人者的变态基因


2020-05-28


认识随机杀人者的变态基因

文/詹姆斯・法隆

如果随机杀人、杀猫是基因使然,犯罪动机能否从小就发现、甚至被遏止?

一九六三年,精神病学家约翰.麦克唐纳(John Macdonald)总结出小孩身上有三种可能预示成年暴力倾向的行为:尿床玩火以及虐待动物。「麦克唐纳三元素」(Macdonald triad)广为人知,同时也备受争议。尿床并不能做出準确的预测,而玩火和虐待动物在男孩子中也很常见,并且可能是由其他因素引起的,例如因为焦虑,或者受到了同年龄坏孩子们的影响。

认识随机杀人者的变态基因

有些基因对生活在压力中的孩子可能很危险,但对那些在健康家庭成长的孩子却可能是好事。二○○一年,三个记者和製作人找到了我,之前我曾经与他们在一个电视节目中合作过。他们告诉我,他们找了一些心理学家,请他们看了我和家人的电视採访之后,与他们聊了聊。製作人告诉我,那些临床医生用他们的话说我是个「蓝孩子」(Indigo children),不过也有些「紫孩子」(Orchid children)特质。

我之前也听过这些术语,并立刻把它们归为新潮时代那些伪科学的谎话。但当我仔细看过那些医生交给製作人的分类列表,再对比了自己的成长经历之后,发现其中确实有几分相似。比如说:「蓝孩子」投入、独立、任性、好奇心重、目标性强、聪明执着、直觉敏锐还憎恶权威。当然,虽然这些特质确实吻合别人对我青春期个性的看法,但很多其他孩子也拥有这样的特徵。

另一方面,「紫孩子」很容易在幼年时受环境刺激的影响,如果他们被恶劣地对待,「紫孩子」会枯萎,但若是被包围在关爱之中,「紫孩子」就会绽放。根据描述,这个特点有别于其他大部分的孩子。无论幼年时发生了什幺,大部分孩子都会努力,并且想要表现得更好,而「紫孩子」则容易受环境影响。

认识随机杀人者的变态基因

这种特别的理论确有其生物学基础,那些遗传到罕见的、短版的血清素转运体的基因的孩子,他们突触内会存留更多活跃的血清素,比起那些遗传到长版基因的孩子,也会表现出对压力更好的因应力。二○○九年,阿夫沙洛姆.卡兹比团队在杜克大学(Duke University)进行的一项关于促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素的受体基因的研究中,也有类似的发现。

对「紫孩子」身上这两种等位基因的研究,使我们更有理由相信,无论环境是好是坏,「紫孩子」都更容易受到影响。作为一个科学家,我认为我们应该帮婴儿做基因测试,以鉴定哪一个孩子更容易受到压力的影响。

认识随机杀人者的变态基因

虽然站在自由主义者的角度,我反对这幺做,但科学家的身分让我依然秉持这个态度。基因测试可以帮助人们预防更多的心理变态,只要我们有足够的测试方法—基因测序、皮肤电阻(galvanic skin response)、脑电波(EEG)或者其他什幺更便宜的方法—并把这个项目作为产期护理项目之一,我们就可以知道,哪些孩子可以放心带出去闲逛,任其自由嬉笑,又有哪些孩子需要特别关照。测试一旦完成,就应该作为私人资讯封存保密,需要的话也可以交给家长。

任何一个拥有成年孩子的家长都应该了解,世界上没有一个孩子会完全按照父母的意愿长大,而且我们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孩子长大之后会变成什幺样的人。和我一起工作的儿科神经学家也说了相同的话。孩子会按照自己的方式长大,除非你用强权毁掉他。

认识随机杀人者的变态基因

●作者介绍/詹姆斯‧法隆

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(University of California, Irvine)教授、获奖的神经科学家。他研究的课题非常广泛,包括:成人干细胞、中枢神经系统迴路、多巴胺、思觉失调症、帕金森氏症和阿兹海默症、人类大脑造影等。他经常为各类媒体提供犯罪心理的专业分析,曾在美剧「犯罪心理」(Criminal Minds)饰演本人。2008年,他受邀在Ted发表「探索杀人犯的大脑」演讲,揭开自己的变态家族史,引起热烈关注。

●以上文章来自詹姆斯‧法隆着作《天生变态:一个拥有变态大脑的天才科学家》,由三采文化授权键盘大柠檬使用,请勿随意翻拍与转载,以免侵权。想要了解更多请上三采文化脸书粉丝团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